彰显幼儿文学的独特魅力

类别:搜狗直播    发布时间:2019-01-10 19:49    浏览:

刚刚出版的肖存玉《不一样的童年》,是一本幼儿文学三部曲,包括《冬冬的故事》《小队长老奇》《好好和他的奶奶》。肖存玉写幼儿文学与我国改革开放同步,她写了儿子又写孙子,写了不同时境中两代人的长大与长乖。在仔细体察、体验、体悟之后,真正发现:这清清浅浅似流水、飘飘逸逸如飞花的幼儿文学,其中藏匿着有趣有味的生活智慧和深奥深切的人生哲学,蕴蓄着有根有据的日常知识和深层深湛的民族文化,呈现着有声有色的本土语言和深广深远的未来想象。美妙而深沉,浅近而深邃,活泼而深刻。

浅语稚行中有着深刻的思想蕴涵、文化意义。以《一堂语文课》为例,讲的是李老师上语文课,讲授寓言《南辕北辙》:从前有一个人坐着马车在大路上飞跑,他要到楚国去。楚国在南面,他却往北走。朋友提醒他,他却说“没关系,我的马快。”“我的车夫是个好把式。”“我带的盘缠多。”可越是马快车夫好盘缠多,离楚国就越来越远了。老师就提问,“这样跑的结果会怎样?”由此引向课文题旨。可冬冬站起来说:“他是可以走到的。”冬冬左手捏成一个拳头,右手指着拳头说:“地球是圆的……”老师指点说:“要遵照书上的意思。”冬冬却仍然重复说:“就是会走到。我姐姐说高速火车只需8天就能绕地球一圈。”老师无法控制课程进展,就命令他站到教室后墙,冬冬的眼泪滚落下来。可以看到,作家对冬冬在语文课上的表现写得简明实在,活灵活现,把冬冬敢于举手发言的大胆、能够有所根据的说理、始终坚持己见的倔强,一一写了出来;暗示出冬冬的有识和自信、诚实和自尊,凸显出一个新时代新儿童向善向上的崭新精神面貌、至真至诚的健全品质,也很自然地写出了冬冬的幼小和幼稚、拙真和拙憨。令人深思的是:冬冬怎样错了?他被罚站后的流泪是怎样的心情?老师怎样会如此发怒而又不屑?作者写出了当下小学教育的状况、状态。是儿童观的缺陷?是教师素养的缺乏?还是课堂教学的过于刻板?幼儿教育的过分拘谨?不能不令人想到,新时代新儿童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品性和品质?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养和素质?也不能不想到,中国的封建社会持续了两千多年,怎样看待传统的师道尊严,如今一些教师是否还会带一点封建色彩?对小学生的教导,究竟怎样才能做到既规范又启发、既一律又民主呢?

真情拙趣中有着深湛的想象特质和艺术美感。真情拙趣,是幼儿生活中所固有的。它,既是幼儿文学创作中不可或缺的情感内涵,也是幼儿文学作品中无可替代的艺术方式,是幼儿文学独具的审美特征。如本书的开卷第一篇《黑狗猛子》,写好好爷爷画画的工作室需请个保安来看护,好好爸爸就从乡下抱来小黑狗猛子。它,不会叫只会坐,像一只温顺可爱的布袋熊。“猛子不会是个哑巴吧?”正担心着,一天深夜,猛子的叫声惊醒了爷爷奶奶。翌日中午,隔壁阿姨来,说是昨夜贼进门,可能被狗叫声吓跑了。好好出生时,猛子已经长得像一只黑狼,猛子成了好好的好朋友。整篇作品似都在写黑狗机敏、威猛,结尾一句话,恰点出好好的性格、性情。全篇都采用幼儿语气,亲切而真切、别样而别致。又如《夏天的故事》,纪实性情境与幻想性想象或并存或化合,时空交互中,表现出对儿童天性的真切体认,增添了作品的诗意色彩,形成了幼儿文学独特的美学风貌。

另一方面,微妙的细节和拙朴的语言是表现幼儿心性最要紧的艺术元素。如《上学》中,老奇认为,上学了就是长大了,不能像上幼儿园那样让妈妈接送。他“跑回去推”“回家生气”,正是他向大长、往大想的具体表现:愿独立,想要强,很自尊。这是人生中很可贵的一种品性:进取心 。作品接着写老奇进校门之后的情景,更是情切切趣拙拙,不紧不慢地凸显了老奇上学的快乐心境。

最具抒情性的诗意描写莫过于对小同学背大书包的欢喜和负重的描绘:“大书包沉甸甸的,要背到背上去,背也背不上,……走出教室门时,一个个像驼背老公公。”“一个小个子同学,大书包把他的头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条腿在地上移动。走着走着,他停了下来,两只小手反过来,想把书包往上推一推,可脚跟没站稳,身子往后一仰,摔倒在地上。”

两个场景,巧妙地反映出当下小学教育的严重问题:小学生课业负担如此沉重,他们的身心发展将会怎样?父母背书包作辅导,家庭的精神压力又是怎样?真情拙趣的背后,隐着一代人成长的大问题!可见,幼儿文学的诗意也并非只是指一种文学韵味、语言韵致,它是有深度、力度的。